抗战之恋(2)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5-08-27 08:44:02

弹出字幕:恋爱

    53中村山郎住宅大客厅   傍晚  内景

喧哗哈笑声中,一只大红寿字浮现镜头。

镜头拉开,宽敞厅堂,大红寿字悬挂正中墙上。寿字旁,挂些日本习俗的字画、寿幢、寿屏。寿字下,三张八仙桌:中间的桌面,红烛燃明,檀香袅烟;两旁的桌面,摆满了宾客送来的寿礼。

厅堂内外,除了站岗放哨的日兵外,都挤满宾客。

中村山郎满面春风,迎宾接客。

一派喧哗做寿气氛。

“盘王镇,镇长到!”

镇长瘦骨嶙嶙,踏进门来,向众人拱手行礼,向中村山郎鞠躬敬礼。他身旁是肥胖的妻子,背后是一班武装家丁。

中村山郎开心欢笑:“噢!嗷!欢迎!欢迎!哈哈哈!”

镇长双手捧着精致的红木盒,盒内盛装的金质鹤、龟、松,栩栩如生,金光闪闪,闪耀剌眼,逞给中村山郎,毕恭毕敬:“敬赠一品当朝,龟松延年给我的密友——中村山郎大佐旅团长。哈哈!敬祝山郎密友寿比南山,福如东海!哈哈哈!”

中村山郎激动:“噢!嗷!好的,好的!哈哈!哈哈哈!”

“义勇还乡团,团长到!”

朱永祥拱手行礼走进来,背后是化了装的韦山秋(捧着寿礼)、罗妹仔和钟山虎等战士。

中村山郎趾高气扬:“哈哈!哈哈!朱团长的,这些的,是的什么人的?”他指指朱永祥的随行人员。

朱永祥漫不经心:“他俩是我的胞弟和弟媳,他们都是我的心腹。嘿嘿!”

中村山郎陡然变色,恼怒:“你的,敌人的,派来的!”

朱永祥吃惊:“呀!没有,没有的。”

中村山郎挥动指挥刀:“来人啊!统统的,把他们的枪弹缴下的。”

“哈依!”跑来几个日兵,收缴他们的枪弹。

朱永祥惴惴不安;“冤枉呀!冤枉呀!”

中村山郎严厉:“你的,朱屋村镇的,疲游击队、国民军攻下……,你的,被抓去的。干什么的?来,来拜寿的?哈罗,八格!”

朱永祥恐惧战栗:“没,没有被抓啊!”

中村山郎声色俱厉:“蠢驴!敌军派来的。来人噢!把他们的统统的押下去。”

“哈依!”几个日兵奔跑过来,正要押走朱永祥他们,却被满田叫隹。

满田:“慢着!”

日兵甲(川山中郎):“噢,长官。”

满田指着韦山秋、罗妹仔:“把他俩放进猪栏里,我看看支那人……。”

川山中郎:“哈依!”

日兵把朱永祥他们押走。

    54,厢房(临时牢房)  傍晚  内景

一间偏僻的厢房,日、伪兵站岗门前。

房内用木栅间成猪栏、牛栅和草房。

朱永祥、钟山虎等人被关押在牛棚里。

罗妹仔和韦山秋被关押在潮湿肮脏的猪栏里。

一只信鸽腾飞而来,站立木栅顶上。

    55,猪栏(临时牢房)  傍晚  内景

两只老母猪,经常用嘴拱动他俩,使得他俩站立不安宁。

罗妹仔愁眉苦脸:“那狗鬼子山郎,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呢?”

韦山秋:“他见过我。”

罗妹仔:“这下,可怎么办呢?大部队在外面等候着哪。”

韦山秋不假思索:“没关系,我们想办法出去,再夺取武器。”

罗妹仔:“说得轻巧!怎么样才能出去呢?”

韦山秋:“我们把站岗的废了,就可出去。”

罗妹仔;“笑话,我们被关押着,怎么杀得了他们呢?”

韦山秋笑笑,唱起山歌,罗妹仔跟随。

韦山秋(唱):嗨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小妹仔你莫紧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同坐这牢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患难与共不悲伤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敌人折腾又何妨?

罗妹仔:“山秋哥,你误解我了。”

罗妹仔(唱):嗨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怕牺牲在沙场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坐破监狱又何妨?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担心任务泡了汤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部队怎能攻城墙?

韦山秋(唱):嗨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妹仔果然真坚强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抗日战士好榜样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任务完成不空想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有妙计在胸膛。

罗妹仔:“啊!完成任务,你有妙计?唉!我们都被抓押在这里,怎么能逃脱得了呢?”

韦山秋:“我早都预料到会被抓捕……。”对她耳语,逗得她哈哈大笑。

罗妹仔(唱):嗨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罢妙计心欢畅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里应任务在肩上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秋计划很周详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我的好榜样。

韦山秋(唱):嗨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妹仔勇敢坚强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我心中的偶像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妙计也要你帮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里应外合打豺狼。

罗、韦(唱):嗨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钻进敌人的心脏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配合部队攻城墙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激烈战斗今晚上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定叫敌人喊爹娘。

    56,猪栏(临时牢房)  傍晚  内景

天色黑下来。

外面传来阵阵靡靡之音、行拳猜码声和喧哗声。

两只老母猪打斗起来,“哦哦”直叫,乱蹦乱跳,东碰西撞。

罗妹仔他俩,咿呀叫嚷,东奔西跑,躲避母猪冲撞

站岗的日、伪兵,好奇围观在门前。

韦山秋悄悄地掏出微型手枪,捏在掌心。

猪栏里,人猪追逐奔跑,又好似杂技表演,逗得日、伪兵忘怀狂笑。

韦山秋似喝酒醉,摇摇晃晃,两手摆来划去,躲闪母猪冲撞,从手中发射出一颗又一颗无声子弹。

日、伪兵一个接一个倒下去。

韦山秋和罗妹仔急忙伸手,从木栅间隔处取得冲锋枪、卡宾枪和手榴弹。传递给战友们。

罗妹仔抚摸卡宾枪,欣喜地:“山秋哥,你真行……。”

韦山秋翻动尸体找锁匙:“前次缴获日军头头的钢笔手枪,张团长给我暂时带着,现在派上了用场。嘿!小妹仔,快,我们一起找锁匙,开门出去,”

“嗯!”罗妹仔急忙伸手翻腾尸体衣服。

外面传来喧哗声、行拳猜码声和靡靡歌声。

三个人影向这里走来。

韦山秋找到了锁匙,快速开锁。

罗妹仔招呼信鸽下来,把信息布条捆绑在信鸽脚上,然后放牠腾飞而去。

    57,厢房门前走廊    内景

人影越来越走近,是三个持枪的日兵,叽哩咕噜说话,向这里走来。

韦山秋打开厢房大门,战士们跑出,闪进墙角暗处躲藏。

日兵向厢房照射电筒光,大为震惊:“大大的不好嗨!”紧张如临大敌。

“剌溜!”一粒子弹飞来,拿手电筒的日兵“啪嚓!” 倒下。

余下的两个日兵,惊恐失色,转身就逃:“噢!呀!不好,有鬼的。”

蓦地从暗处闪出四个战士,夺了日兵的枪:“不许动!举起手来。要不,我毙了你!”枪口指着日兵。

“嗨!嗷!这是我们的营地,你们不敢!”

韦山秋右手指着日兵:“老实点!”子弹从掌心射出,击毙了他。

最后一个日兵吓得颤抖跪下,举起双手:“我的,我的中国朋友,我的,我的,没有杀人的。“

韦山秋:“老实说!你叫什么名?”

日兵点头哈腰:“是的,我的老实的,老实的,名字的,叫川山中郎的,值勤班长的,友爱中国的,我没有杀过人的。”

韦山秋:“中村山郎在哪里?”

日班长:“在后院的,小会客室的。”

韦山秋:“你的,带我们去,立功赎罪的。”

日班长:“哈依!我的带路。”

    58,盘王镇城厢外     外景

秋风夜晚,天地漆黑。

碉堡炮楼,发射探照灯、照明弹,划破静谧夜空。

国民革命军和桂东南抗日游击纵队的大队人马已经隐蔽在城墙下,战士们雄赳赳,气昂昂,准备攻城。

临时指挥站内,张首富焦灼看表:“还有20分钟就要攻城了,为什么连一点情报消息也没有得到呢?”

陈志康搓手跺脚:“那朱永祥,可靠吗?”

韦启锡:“不可靠,还有小妹仔、韦山秋他们呢?”

黎明暗张开双手接住腾飞而来的信鸽子:“有消息了。”

TAG: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日历

« 2021-02-25  
 123456
78910111213
14151617181920
21222324252627
28      

数据统计

  • 访问量: 1888
  • 日志数: 32
  • 图片数: 1
  • 建立时间: 2010-08-28
  • 更新时间: 2015-08-27

RSS订阅

Open Toolbar